Return to site

梅家与思南路87号情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年上海的中秋小长假,上海这座城市是在雨水陪伴下度过的。其间,我再一次访览了我最钟意的闹中取静的思南路及复兴中路区域。

 

先前刚下过一场雨,现在雨停了,但地上湿漉漉的。雨后的天色有些灰暗,空气似乎也透着潮湿,可能是由于雨天的缘故,本来行人和车子稀少的思南路、复兴中路,此时更见空寂,显得格外宁静。我就在这一片宁静中,骑着摩拜单车行驶在这路上。

 

骑着单车,不知不觉到了思南路87号,这是上海不能不说的一道风景,它就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,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和梅葆玖的上海故居。     

 

今年于四月二十五日,梅兰芳先生之子梅葆玖先生,因支气管痉挛,深度昏迷,经多方抢救无效,在北京逝世,享年八十二岁。

 

民国二十三年三月十九日,梅葆玖出生在思南路87号,他的一生成长与思南路有着不解之缘。        

 

民国二十一年,华北局势动荡,梅兰芳携全家南迁,民国二十二年后在思南路87号定居。这是一幢西班牙式的花园洋房,梅葆玖就出生在三楼。之后梅兰芳、梅葆玖一家在这里居住二十多年。          

 

梅葆玖10岁开始学戏,学戏之前的小学和中学,都是在思南路周边的教会学校念书。梅葆玖曾说,学校是中法合办的,那时候圣诞节要唱赞美诗,白天上学,晚上学戏。10岁那年被认为最像父亲,一出《三娘教子》注定了他一生痴缠梅派。 

 

说起上海,梅葆玖总离不了在思南路87号度过的日子,他说:“思南路87号见证了父亲一生中最精彩、最有意义的时期,这段记忆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”。在这里,是父亲的民族担当,影响了他的一生,他听父亲说起过,京剧作为中国戏曲的国粹,是如何受到世界的欢迎。民国十九年农历二月初八,梅兰芳先生从上海出发赴美,在纽约、西雅图、芝加哥、三藩市、洛杉矶、圣地亚哥和檀香山等地演出,在美国刮起一股“梅旋风”,让如痴如狂的观众赞誉不断。民国二十四年三月十二日至四月二十一日,梅兰芳先生率团从思南路87号出发当时的苏联演出,进行一系列学术讲座和研讨,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,盛赞中国戏曲文化。

 

民国一百〇二年梅葆玖先生已是八十高龄了,为纪念民国一百〇三年梅兰芳双甲诞辰,在最炎热的夏季,携弟子及北京京剧院辗转香港、台湾、纽约、华盛顿、莫斯科、圣彼得堡、东京以及津沪等地,重走父亲当年足迹,向世界传播中国戏曲文化,又一次吹起“梅旋风”,让世人赞叹不已。

 

在这里,是父亲的国格人格,激励了他的人生。梅葆玖先生清楚地记得,民国三十二年,日本方面派人来到梅家,想逼父亲为日军演出,但父亲冒着生命危险连打三针伤寒预防针,使体温高达39度,以重病为由,坚决拒绝演出。这一场景我是在观看了香港明星黎明主演的陈凯歌执导的电影《梅兰芳》后才知道的。为了更贴近人物形象,黎明不惜增肥20磅来诠释已近中年的梅兰芳。可见,黎明先生的敬业精神和梅兰芳先生的高尚民族爱国气节。  

 

为了激励人们的抗日热情,父亲还创作了至今仍长演不衰的梅派爱国主义名剧《抗金兵》和《生死恨》。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思南路87号。也是在思南路87号,梅兰芳先生迎来了抗战胜利,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,梅兰芳先生的挚友们都来到了梅家,梅兰芳先生在三楼卧室剔去胡子,用一把折扇遮脸缓缓到二楼,撤去折扇后,家人和朋友们看到一个重新焕发出艺术青春的梅兰芳。民国三十五年,随着抗战胜利,梅兰芳先生重新登台。梅葆玖先生常说,他的爱国弘扬民族文化,是从这里开始的。   

 

在这里,是父亲的传承创新,成就了他的事业。他亲身所见,一大批优秀的梅派弟子也是从这里成长起来的。作为梅派艺术传人,梅葆玖先生不仅将代表作《霸王别姬》《贵妃醉酒》《穆桂英挂帅》《太真外传》《洛神》《西施》等演得出神入化,演出新境界。    

 

民国四十七年,梅家搬出思南路87号,但还是常“回家”看看。民国一百〇二年,梅葆玖先生回家了,在曾经居住多年的旧式洋房门前留影;民国一百年四月二十七日,梅葆玖先生再次“回家”,看到修旧如旧的西班牙式洋房,“我陪很多人去参观过这栋承载我们全家很多记忆的房子。现在房子整修过了,外观没有怎么变,但内部设施更好、更现代化了。”他认为,这房子本身就是一段珍贵的历史。          

思南路87号,见证了梅兰芳先生是一本梅派艺术的书,更见证了梅葆玖先生发扬传承梅派艺术的一番苦心。          

 

梅葆玖先生一路走好。(完)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